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衡水摄影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导航
查看: 110|回复: 0

拍摄汽车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7-30 10:47:02 |显示全部楼层

2001年10月,刚从摄影院校毕业的我来到上海三维摄影应用技术研究所,加入张善夫老师的工作团队。研究所里最惹眼的不是张老师的仙娜和哈苏相机,而是把空间挤得变了形的书架和两排苹果电脑;书架上从国外经典的广告摄影到赫伯·里茨去世前刚出版的最新人像,种类之多,让我觉得张老师不是一个摄影师,更像一位教授。这位“教授”每年买书的支出平均在7、8万元,而设备的总投资接近千万元。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摄影师统帅这一切的“学习学习再学习”的精神,是“善工利器,夫精于勤,三绝为旨,维业不懈”的灵魂。
  有人说上海大众的汽车出自两个地方,在路上跑的那些出自于上海大众的生产车间,在媒体上出现的,则主要出自于张善夫的工作室。
  
  自1990年与上海大众合作至今,张善夫对上海大众的产品,从桑塔纳、桑塔纳2000、帕萨特到波罗(Polo)、高尔(GOL),都熟悉得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从整车到部件,从南海之滨到北国雪原,他拍的各种条件下上海大众汽车的照片超过10万张(含数字照片),成为国内拍摄上海大众汽车最具声望的摄影家。
  
  有时候,“声望”可以带来某些优势,但更多时侯意味着挑战。出于市场策略的考虑,上海大众不是单一地和某家国际4A广告公司合作,而是每过几年就更换一次广告公司,新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常常会有自己用惯的摄影师,于是问题就来了:广告公司换了,摄影师换不换?上海大众的解决办法是组织摄影师“比稿”。从1990年到现在,张善夫老师已经比了16年,台湾、香港的同行来过,荷兰、澳大利亚等国的摄影师也来过,日本摄影师来得最多。在跟随张老师的摄影团队和这些国际摄影师比稿竞争和合作过程中,太多事情让人记忆犹新……
让张善夫来试试
1992年,上海大众需要一幅汽车仪表板的照片。负责广告的德方主管首先选择了一位外国摄影师。该摄影师在拍摄时要求:必须把车顶锯掉,才能拍摄仪表板。经过请示,样品车的车顶被忍痛锯掉,但拍出来的照片仍然不能令人满意。上海大众的一位高层领导问:“为什么不请张善夫来试试?我就不信拍个仪表板就非要把车顶锯掉!”
  于是,张善夫老师被请到拍摄现场。他发现难度不在于选择机位,而在于车内空间狭小,布光非常困难:固定的影室灯没法布置,闪光灯的效果又太硬,张善夫想到了手工布光,这是他在国营照相馆里练出来的功夫。他在车顶加了反光板,侧面用了弱光,拍摄的主光源就是一个手电筒。拍摄时,张老师让我们助手来按快门,他自己拿着手电筒在仪表板上来回地扫,曝光时间3分钟。拍完后马上冲洗,光的效果很理想,但照片却有点虚。想来想去,他明白了:所用的大三角架没问题,原因在于拍摄现场外面就是街道,车来车往引起了震动,所以照片有点虚。最后张老师决定在夜深车少时重拍,还是手工布光,他安排我们在外边看着车辆,在没有车辆经过的时侯按下快门,结果一次成功。这幅用手电筒扫出来的照片让负责广告的德方主管大为惊奇——后来这位德国人发现,这只手电筒不过是张善夫带给他众多惊奇中的一个。不过这次拍摄经历也给张老师此后的工作带来了难度:再拍车的内饰或部件时,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德国人都不肯再把车顶锯掉。碰到最困难的情况时,张老师领着我们一段段地拍,然后用数字手段拼接起来,最后照样把活儿完成很漂亮。
15分钟搞定
  
  2002年秋天,上海大众急需一组帕萨特轿车在风雨中行驶的照片。德方广告主管高度重视这组作品,专门从澳大利亚请来了一位拍汽车的名家。为了拿到这个大单子,这位名家又带来了自己的美国老师。
  虽然这位名家对将要拍摄的帕萨特就像他对上海这座城市一样所知极少,但却牛气冲天,一直在向德国人夸耀自己的技术水平多高,名气多大,器材又多么先进——言下之意,中国摄影师,一边去。我当时留心看了一下,那位名家手里挥动着的是一台富士数码相机。拍摄场面更是被那位名家弄得十分复杂:场地被整个围起来,发电车伺候,洒水车准备,40多名工作人员被呼来喝去。张善夫老师发现这位名家在猛搭台面的同时,却犯了一个近乎常识性的错误:在帕萨特的后面布置了一块白布做背景,而洒水车喷出的雨点也是白色的,风雨的效果怎么出得来?作为参谋,张老师及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但德方主管对这位名家十分迷信,坚持让他试试。
  
  拍摄开始了,两台洒水车喷水,40多人伺候,干了3个小时,照片拍了一张又一张,德方主管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光线最好的黄昏早已过去,时间接近晚上10点,看着这位招数和脾气同时见底的澳大利亚名家,德方主管把目光投向张善夫。
  
  “各位,咱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并不笨,大家协作一下,给中国人争口气,15分钟搞定!如何?” 张老师并不是意气用事的人,但这位名家对中国人的态度,使张老师决定给他一个教训。
  
  张善夫果断地撤掉用作帕萨特背景的白布,调整灯位,命令洒水车做好准备,还故意让那位名家看到自己的数码相机,1600万像素的飞思H20。
正好15分钟过去,照片出来了:昏黄的风雨中,帕萨特显得温馨而坚强。被那位澳大利亚名家折磨了一晚上的德方主管兴奋地叫了一声“OK ! " 但张善夫自己却还不满意,他略微调整了灯位重新拍摄。他喜欢把活儿做得完美。
  后来的拍摄完全是戏剧性的。在张老师面前,那位名家变得像学徒一样谦虚,自己亲自搬设备,每布置一个灯位,一定要问一句:“张先生,觉得这样行吗?” 而张老师也明白,这位名家拍“风雨中的帕萨特”已经砸了锅,如果后面再拍不好,将拿不到一分钱,这趟中国之行就算是赔定了。外国同行也不容易,所以,在他丢了牛脾气之后,张善夫对他的拍摄细心指点,事后张老师说:“我不但要让他知道中国摄影师的实力,还要让他了解中国人的胸怀,要让他心服口服。” 这也是张老师的比艺之道。
  
“毫厘”之间见真章
  
  当然,比艺并不一定都像上面这样演“武戏”,更多的时候可能是“文戏”,也就是在合作的名义下较量。有一次,又是拍帕萨特,德方广告主管专门从日本请了一位著名灯光师,号称“一只她神灯”,来协助张善夫布光。但面对帕萨特,“神灯”弄得一头大汗也没能捣鼓出理想的光效。德方主管不由得对“神灯”的能力打了问号。但张善夫看出来了,其布光确有独到之处,问题是上海大众的5款车中,帕萨特最难拍:整个车体圆乎乎的,起伏非常小,布光略高或略低一点点,灯位偏一点点,影调和立体感就没了。作为摄影师且对灯光素有研究的张善夫已经看出了解决办法,但单纯的灯光师看不出来。张善夫首先要求助手全部退出,只留下“神灯”和德方主管,然后他自己动手把灯光调低了一点点,照片一拉出来,正是想要的效果——而预先清场,则保全了“神灯”的面子。
  
  看起来是只动了“一点点”,但这时确如金庸笔下的高手过招,都施展了生平绝艺,间不容发之际,差之毫厘却高低立现,绝无回旋余地。而这“一点点”,也绝不仅仅是对光圈快门的理解,其中体现了张善夫浸淫摄影30余年所养成的艺术感觉,正是古人所讲,胸中既有成竹,竹影摇曳处,又安能在胸外?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